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暖新闻·江西2019】吴业飞:37年守护梅花鹿

编者按

建区38年来,江西桃红岭梅花鹿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涌现出一大批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不平凡业绩的先进个人,他们以“顾大局、勇奉献、敢担当”精神,在各自岗位上为保护事业作出了应有贡献。在他们身上,集中彰显了信仰坚定、对党忠诚、干事笃实、襟怀坦荡先锋形象。为深入推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我们在《呦呦鹿鸣》微信公众号平台开辟《榜样的力量 熠熠生辉》专栏,对他们的事迹进行宣传报道,让我们共同走进他们的故事,向他们学习、向他们看齐,立足本职岗位,用一流业绩服务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今天,刊发第二期——黄花保护管理站站长吴业飞同志的先进事迹摘要,敬请关注。

他叫吴业飞,今年56岁。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经常头戴一顶草帽,走路咚咚响,样子像村民,当地的林农习惯叫他业飞。

1981年,江西桃红岭梅花鹿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建立;次年,吴业飞就来到了保护区工作,从省级自然保护区到国家级保护区,一路从艰苦中走来,一干就是37年。目前担任江西桃红岭梅花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黄花保护站站长。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职工,他没有轰轰烈烈的创举,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但是,吴业飞为保护野生华南亚种梅花鹿所做的工作保护区辖区的干部群众都知道。

为了保护野生梅花鹿,他不算一位好丈夫好父亲,疏于对家庭的照顾让他失去了女儿;他很不近人情,积极同盗猎分子作斗争,把自己的发小送进了监狱;他虽然没有了好身体,为了桃红岭上的呦呦鹿鸣,如今还依然在坚守。

QQ截图20190809150736

他不是位“好”父亲

吴业飞总是把保护野生梅花鹿的工作放在第一位,家里的事放在第二。

保护区刚建立时,保护站没有交通工具,上山巡护全靠两条腿,一天下来,要走几十公里路,一年要走上万里路。遇上雨天,巡护一天回来,整个成了泥人。吴业飞告诉记者:“我刚来保护区工作的时候,保护站没有通电、通水、通路,住的是草棚,晚上用煤油灯照明。夏天蚊虫特别多,冬天高山上冰天雪地日夜彻骨的寒冷。就在这样的环境,没有想到自己一干就是30多年。” 吴业飞笑哈哈地说。

1990年,对于吴业飞的家庭来说,是一个特别不幸的年份。那年冬天,他带着两岁多的女儿在聂家山保护站护鹿。一天夜里下着雪,一头母鹿及两头幼崽冻倒在雪地里,奄奄一息,他当即前往救护,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母鹿和两头幼崽救活。深夜,当他回到保护站时却发现女儿打翻了煤炉上烧的开水壶,全身严重烫伤,已奄奄一息。吴业飞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将女儿紧急送到九江市医院急诊,最终女儿还是因伤口感染严重不幸夭折。

为此吴业飞非常自责,说自己不是一位称职的父亲,但他又说,保护梅花鹿是自己的职责,不能放着雪地里的母鹿和幼崽不管。“至今我也不后悔救鹿,只后悔没有安顿好女儿。”“直到几年后,第二个孩子出生,吴业飞和妻子才从失去女儿的阴影中慢慢走出来。”吴业飞的同事陈启俊告诉记者。说到那一段经历,吴业飞这位硬汉的眼里还含着泪花。

他把发小送去坐牢

吴业飞为了野生梅花鹿的栖息地在保护野生动植物工作上做到铁面无私,面对盗猎、伐树、偷采药材等不法分子的威逼利诱毫不畏惧。

2008年5月的一天晚上,吴业飞从保护区巡查回家,妻子告诉他,有一位陌生人来家里,放下一个信封便走了。吴业飞拆开信封一看,发现里面装有四千元钱。他立即联想到两天前,有一位朋友带来做木材生意的鄱阳人曾找过他,想在保护区所辖的山场里砍伐一批木材,要他出面多多关照。第二天一大早,吴业飞找到那位送礼人,将礼金退还并告诉他:“梅花鹿保护区里的树一棵都不能砍,帮你去砍树你我都是犯法,犯法的事我们绝对不能做。”

面对金钱击不倒的吴业飞,一些偷盗分子开始采取强硬手段。2016年,吴业飞和妻子回上十岭老家过端午节。途中,他接到当地一名群众用手机举报,说有人在杨山垄山场放铁夹子。于是,吴业飞让妻子骑车带着孩子先回家,自己步行七八里路去杨山垄山场巡查,果然发现一名偷猎者在放铁夹子。吴业飞二话没说上前便没收了那人的铁夹子。那人见只有吴业飞一个人,便拿出一把砍刀来威胁他,叫他识相点赶紧放下铁夹子别管闲事。面对凶狠的盗猎者,吴业飞没有退却。他指着盗猎者说:“我劝你立即放下砍刀,老老实实跟我去保护站接受处罚,如果你今天想砍死我,没关系,至少我是英雄,死得其所,但你一定难逃法律的制裁,要吃枪子。”那人见砍刀吓不倒吴业飞,便冲上来抢吴业飞手里的铁夹子。吴业飞毫不相让,结果两人揪打在一起。两人正打得不可开交,吴业飞的妻子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夫妻二人合力制服了偷猎者,偷猎者最终得到了惩罚。像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过很多次。

QQ截图20190809150744

多年来,针对破坏野生梅花鹿和栖息地资源的违法行为,吴业飞坚持发现一起处罚一起,没有一起偷盗行为因为人情而免受处罚。

从小与吴业飞一起长大的上十岭垦殖场同学林某某,曾经被当地群众举报过放电网猎捕野生动物。吴业飞去他家里查了好几回都没有什么发现,吴业飞对林某某进行过多次口头教育,让同学不要做这事,但他同学屡教不改,还企图通过送烟酒、野味来贿赂吴业飞,但被其当面呵斥,将东西狠狠的丢出门外。2017年1月12日,吴业飞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终于掌握了确切的线索,带着森林公安上门,将林某某抓获现行,林某某最终被法院依法以非法狩猎罪判刑。

他不爱惜身体

吴业飞几十年长期一个人坚守在大山深处的保护站里,自已种菜,挑水,做饭。

草帽、砍刀、手电筒、饼干是吴业飞随身携带的“四件宝”。

每天早上吃完早饭,他就要到山上去巡护,做调查研究,直到天黑才打着手电筒回到保护站,中午经常就着山泉山吃点干粮充饥。

在野生梅花鹿保护工作中,经常有举报的线索就要在山中蹲守,一守就是连着几个晚上。

2007年7月18日下午,吴业飞接到当地群众举报说,在保护站辖区内有偷猎者放了吊弓,要猎捕野生动物。

吴业飞同另外两名同事凌晨2点钟起来,在进山的路口蹲守。为了人赃并获,等到偷猎者骑车下山时,吴业飞和同事拦下摩托车要检查他的篓子,偷猎者发现了,突然启动摩托车,将吴业飞拖拽十来米逃跑了。吴业飞没有在意身上的伤痛,立即和同事一起骑摩托车追击,追了2公里后,因路况不好,泥泞不堪,摩托车翻车,吴业飞摔伤了腿,骨折后做了手术。

吴业飞说,像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过很多次。类似的故事,在保护区每个巡护员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发生过。特别是晚上,有时遇到盗猎或盗伐者,他们见你一个人,便将你打一顿,然后将你扔到一边。采访中,我们问吴业飞,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歹徒时,有没有怕过、退缩过?吴业飞说:“要说不怕那是假话,但我们坚信邪不压正。”

面对夹子、电网等危害大、移动性强、难于查现行的捕猎行为,吴业飞深恶痛绝,有时候在巡护中发现电网捕猎剩下的鸟类骨骸、动物的皮毛等,他经常气得捶胸顿足。几十年下来,由于没有规律的生活,让吴业飞落下了一身的病痛。

90年代后,保护区不断发展壮大,先后有许多年轻人来到保护区工作,局领导多次要调吴业飞到保护区机关去工作,都被他婉言拒绝。“去哪里都是做事,我从小在山区长大,在保护站才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经常看到越来越多的野生梅花鹿出现在深山丛林中,我就心满意足。”他如是说。

因为有像吴业飞这样的护鹿人经过长期的保护管理和宣传,加上当地群众经济水平和文化素质的逐步提高,群众对自然保护区的工作有了深刻的理解,认识到了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意义。从抵触到合作,从被动到主动,从“要我管”到“我要管”。如今,桃红岭保护区梅花鹿的栖息地有了非常大的改善,种群数量也在不断扩大。

正是有了吴业飞这些护鹿人的努力,才使得桃红岭保护区的梅花鹿由成立之初的60多头,发展为现在的近400多头。

把37年青春奉献给了野生华南亚种梅花鹿的保护事业,无怨无悔。吴业飞说:“我今年56岁,我人生的一半多都在保护站度过,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上都是在保护站。”他把自己人生最美的时光给了大山,大山以越来越多的野生华南亚种梅花鹿回报,也算是“如尝所愿”。可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坚守在大山深处1万3千多个日日夜夜,巡护走了10多万公里的路?他,吴业飞做到了。

如同往日一样,吴业飞走出木屋,上山巡护,我们站定原地,仿佛听到了桃红岭上的呦呦鹿鸣。(来源:九江彭泽发布供稿)

[责任编辑:吴金阳]